华人影院
华人影院
本地记录 云端记录

从章昊到乔一鱼,中国选手包揽选秀C位,内娱等待下一个爆火选秀节目

来源:网络   发布时间:2024-07-13   浏览次数:300

原标题:从章昊到乔一鱼,中国选手包揽选秀C位,内娱等待下一个爆火选秀节目

搜狐娱乐专稿(林真心/文)又一场“环大陆”选秀迎来总决赛。

泰版“创造营”《CHUANG ASIA》(以下简称为“《创造营亚洲》”)收官当日,九人团限定团Gen1es诞生,其中,乔一鱼以断层票数占据C位,和王珂、曾雪瑶、欧阳娣娣、朱奕萌四位中国选手一起成功出道。

选秀没有重启,但内娱处处都飘着爱豆的消息,“选秀回归”的呼声也不绝于耳。

种种迹象表明,造星神话还未落幕,内娱依然相信选秀。

谁还在参加选秀?

中国选手上一次C位出道,是在2023年初的《BOYS PLANET》。

乐华娱乐旗下练习生章昊,成为了韩国选秀史上首个C位出道的中国人,随限定团ZEROBASEONE(以下简称“ZB1”)出道,发行了多张迷你专辑,海内外人气都不容小觑。

前阵子,章昊和ZB1另一位中国成员沈泉锐共同亮相国内的品牌活动,就引发了大规模关注。

高涨的数据、刷屏的热搜,又一次印证了选秀造星的成功。

熟悉选秀市场的朋友们应该知道,自从选秀综艺将偶像产业拓宽为掘金赛道,本土偶像身上庞大的流量和商业价值也被发掘出来。选秀偶像们,不仅粉丝“能打”,品牌商务合作也是应接不暇。

这种强大的商业价值,从1.0到3.0,经过一代代验证,也成为选手们“前赴后继”奔向选秀节目的重要动力来源。

如果说“超女”“快男”是内娱选秀1.0时期,“偶青系”“创系”是选秀2.0,那么以章昊、沈泉锐为代表的一批秀人,就是在内娱选秀3.0时期,通过参加“环大陆”选秀寻求发展的最新一代偶像预备役。

2021年8月播出的《Girls Planet 999》,是不少内娱秀粉寻找“环大陆”选秀代餐的第一站。来自中国的33位选手中,不少来自国内乐华娱乐、嘉行传媒、丝芭文化、果然娱乐、TOPCLASS娱乐等公司。

随后播出的《BOYS PLANET》的中国参赛选手中,王南钧、宣淏、陈建宇、陈誉庚、张帅博都参加过《青春有你3》;吾木提曾与蔡徐坤一起组成SWIN男团出过道;张艺兴派出的王子浩,也是染色体旗下首个亮相选秀节目的练习生。

要知道,自2021年9月2日,内娱选秀节目就暂时退出了综艺市场。

暂时填补空缺的,是在国际版/海外版App上播出的“环大陆”选秀。而由于线上观看渠道和投票方式的限制,内娱的秀粉在这些选秀中参与度并不高。

“我喜欢选秀是因为它能提供陪伴感和情绪价值,我也愿意花钱去线下看舞台表演。但是‘环大陆’选秀对我来说没什么吸引力,毫无沉浸感,投票也比较复杂。”秀粉Sunny告诉搜狐娱乐。

那么,在内娱关注度下滑、参与度锐减的情况下,继续参加“环大陆”选秀节目的中国选手,图什么?

王晟希、张香怡、毛秀玲、毛秀婷四位,是TOPCLASS娱乐向《创造营亚洲》输送的中国选手。

众所周知,在国内选秀市场,未满18岁的选手是无法参加节目的。但在“环大陆”选秀节目中,平均年龄不过17岁的她们,也拿到了中上游的排名。

“虽然现在国内的舞台机会很少,但是机会来临之前,我肯定要把所有东西要准备好。”节目中排名止步于第22的王晟希告诉搜狐娱乐,她们参加《创造营亚洲》的初衷就是想锻炼自己,去体验“更好的舞台设备”,也为自己积累经验。

内娱选秀搁浅

偶像经纪公司众生相

“一开始是公司通知我们,帮我们报名的。”王晟希告诉搜狐娱乐,在公司的帮助下,她很早就接触了《创造营亚洲》这个节目。

内娱选秀节目的辉煌,曾经捧红了一大批偶像经纪公司。

而在“培养练习生-参加选秀节目-出道”这个闭环无奈中断后,内娱偶像经纪公司也进入了“寒冬”。

比如,凭借向《偶像练习生》成功输送四位人气选手的坤音娱乐,在2018年曾获得数千万Pre-A轮融资;而如今,未能成团出道的“坤音四子ONER”只剩三人,二代已公开的两位练习生连续参加了《创造营2019》《青春有你3》,都未能出道或出圈。

潮水褪去,曾经看好选秀市场的老牌公司如耀客、英皇、华策、慈文等纷纷退场,MCN机构如宸帆娱乐、点赞传播等也回归了公司主业,就连深耕偶像经济领域多年的哇唧唧哇,也有所动摇。

“哇唧唧哇的重心已经转移了。”据内部工作人员透露,曾在“创造营”系列风光无限的哇唧唧哇,如今能分给“偶像”们的注意力已大打折扣。“通过选秀签到公司的,很多都到期了,走的走,解约的解约,只剩下一个平均年龄16岁左右的训练生社团小哇音乐社。”

不过,也有继续坚守在偶像经济赛道的玩家。

乐华娱乐在3.0阶段的选秀节目中存在感极高。《BOYS PLANET》节目中,乐华娱乐韩国部派出了8名选手出战;TVB选秀《亚洲超星团》中,乐华娱乐有10名选手参赛,4名选手出道。

“《亚洲超星团》里导师、选手的含乐华量太高了,让我感觉是乐华的一个公司选秀,受众群体应该是乐华的粉丝。”Sunny说。

如果说乐华娱乐是大公司、大手笔的代表,那么TOPCLASS娱乐就是为数不多的吃到“环大陆”选秀红利的新一代公司。

《创造营亚洲》之前,TOPCLASS娱乐也向《GIRLS PLANET》输送过选手沈小婷,是中国初C,也是唯一成团出道的中国选手,成团当天,排名第九的沈小婷就登上了微博热搜,引发讨论。

“我们认为,培养偶像预备役,最佳年龄是在高中段。2019年我们和上海的重点中专达成了合作,进行定向专才培养,5年来签约练习生已经200多人,一方面吸取日韩的经验,另一方面融合了中国国情,满足了青少年们对学历的需求,从唱、跳、演、说的综合培养来全面提升他们的能力和素质。”

TOPCLASS娱乐负责人倪瑞梓告诉搜狐娱乐,他们为种子选手设立了全额奖学金,支持更多华人青少年通过公司的独特教学系统一步步完成从L1-L2-TT评级,最终在荧幕上与观众见面。

拓展新媒体板块,也是TOPCLASS娱乐和其他一些偶像经纪公司在做的新尝试。

“当然,我们现在所做的也不只是被动地等待选秀节目和舞台。”倪瑞梓提到,TOPCLASS娱乐旗下练习生都开通了社交平台账号,并开创新媒体课程,发布日常训练视频、物料,也吸引了不少粉丝关注,目前总粉丝量已经突破1000万。

受疫情的影响,TOPCLASS娱乐实际培养出的优质练习生远远低于预期,但倪瑞梓对公司的模式和发展方向依然充满信心:“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和更多的人才储备,我们还可以培养出下一个沈小婷。”

内娱选秀造星

还有多少可能性?

很长一段时间内,选秀造星都被“神话”。

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,仅收官战就为平台带来了28亿的播放量。《创造营2019》的C位周震南,出道当年微博涨粉量超930万。艺恩数据估算,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已超1300亿。

选手一夜成名,经纪公司崭露头角,成团出道选手姓名后那一串串惊人的数字,背后是广阔的偶像经济。

“没了选秀节目之后,每档真人秀都在试图套用选秀的模式。”综艺导演Alice告诉搜狐娱乐,内娱市场虽然没了选秀节目,但处处都有选秀节目的影子。

组队选人、舞台公演、群像和CP线……不断出现在各种演技类综艺、音乐类综艺、生活类综艺当中。

通过《种地吧》成功走向大众视野的十个勤天,出圈背后也多多少少和选秀元素的“异地复活”有关。

这是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,内娱综艺还没有进化出比选秀更吸引观众的模式?

某音综导演顾言对此给予了肯定的回答。他透露,直到现在,他们导演组开会时还会提到《青春有你2》。“会复盘《青春有你2》是怎么红起来的,想沿用那档节目的经验。”

那么,被重创后的内娱选秀造星,还剩多少可能性?

知情人士称,几大视频平台的相关负责人,依然与各大偶像经纪公司保持着联系,也会在他们组织公演舞台的时候前去考察和交流。

“我们在上海组织的每次练习生校内公演考核,几乎各个平台都会有专门的负责人来观看、点评。最终得到的反馈也是非常积极的,我们认为国内的市场依然非常大,也还在等待下一个内娱新机会的诞生。”倪瑞梓透露,公司之所以能在《创造营亚洲》争取到4个选手名额,除了业内口碑、人才储备量之外,也和他们平时与平台的密切联系有关。

目前,优酷、腾讯视频都已推出海外版选秀节目。迟迟未动的爱奇艺,也将在今年有所行动。“我们综艺负责人在年初内部大会上就提到了,今年会重启节目,而且已经在筹备了,还是海外版的形式。”内部员工提到。

流量泡沫消退,综艺节目不再急匆匆选人,相当于给了内娱偶像市场一个沉淀期,或许能避免此前因“揠苗助长”造成的,选手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。

THE END
*
*